点击接通在线客服
农药残留分析的发展和任务
【来源/作者】周世红 【更新日期】2018-11-06

一、农药残留分析的发展

20世纪50~60年代,有机合成化学农药大量而又广泛地应用于农、林、牧业有害生物以及传播疫病的卫生害虫的防治。以有机氯、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杀虫剂为主要代表的化学农药,药效好、成本低、工效高,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农药品种和产量迅猛增加。化学农药大量应用之后出现的对人畜和有益生物的毒性、有害生物的抗药性以及农药对环境和食品的残留污染问题,引起人们对农药残留分析的高度重视和迫切要求。但是早期的农药残留分析受分析仪器的限制,检测的农药种类少,半定量的分析手段难以满足农药残留分析的要求。

20世纪70年代以来,农药残留分析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和发展。农药残留痕量分析技术的需求推动了分析科学尤其是仪器分析的飞速发展。仪器分析技术的高度发展,也是农药残留分析能够达到超痕量水平的前提条件。随着气相色谱和高效液相色谱的出现和应用,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农药残留分析得以开始。我国的农药残留分析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1970-1984年,由浙江农业大学樊德方教授主持,由全国40多个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协作完成的《农药安全使用标准》研究课题,制定了30种农药在16种作物上的安全使用标准《农药安全使用标准》(GB 4285-84)、《农药合理使用准则(一)》(GB 8321.1-87)、《农药合理使用准则(二)》(GB 8321.2-87)和《农药合理使用准则(三)》(GB 8321.3-89)。这一规模巨大的协作研究,不仅是我国农药残留分析的发端,也是那个时期我国农药残留分析水平的标志,有力地推动了农药残留分析在全国范围的开展。

近年来,农药残留分析的发展表现了以下突出的趋势。

①总体上,农药残留分析继续朝着安全、环保、高效、经济的方向快速发展,表现为分析样品量的小型和微型化、溶剂用量的减少、高毒性溶剂(如苯)和氯代烃类溶剂的限用或慎用以及随着分析时效的提高分析成本下降,实验室的农药残留分析人员比过去有了更强的安全意识和环境保护意识。

②对食品安全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要检测样品数量的不断增加,都需要更加快速、高效、安全的样品制备方法。样品制备的许多新技术已经普遍进入农药残留分析应用,如固相萃取法(solid-phasc extraction,SPE)、超临界流体萃取法(supercritical fluid extraction,SFE)、固相微提取法(solid-phasc microextraction,SPME)、微波辅助萃取法(micro-wave-assisted extraction,MAE)、加速溶剂提取法(accelerated solvent extraction,ASE)、基质固相分散萃取法(matrix solid-phase dispersion extraction,MSPDE)、凝胶渗透层析(gel permeation chromatography,GPC)等,这些新技术集提取、净化和富集于一体,表现了高效、经济、安全、环境友好和自动化联用的发展方向。

③在检测方面,多残留分析方法已经成为残留分析实验室的主要方法,分析范围扩大至数百种农药;联用、自动化技术广泛应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液相色谱质谱联用、串联质谱等技术越来越多地进入农药残留分析实验室;在“十五”和“十一五”国家食品安全重大专项或科技支撑计划研究项目的支持下,我国科研人员研制了一系列农药多残留分析方法;一些分析难度很大的农药,如水溶性农药、离子型农药的单残留分析,建立了更好的分析方法;食品中农药残留风险性评价在大量分析、监测数据的支撑下开始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④以酶联免疫技术(ELISA)为代表的快速检测技术受到市场需求的刺激而发展迅速,一些快速检测技术已进入市场,成为生产和生活实际中,人们对农药残留现场和即时分析要求的开端。但是在农药残留分析中,快速检测技术还只是辅助的技术,需要有效地提高其检出限和可靠性。

⑤农药残留分析方法的标准化步伐加快。随着越来越多的农药残留实验室的质量控制获得认可,农药残留分析的技术与结果在不同地区,甚至在国际间的协同化(harmonization)应用已成为可能。这将极大地提高农药残留分析的效率。值得重视的是,我国已制定农药残留良好实验室规范。良好实验室规范(good laboratory practice,GLP)是指严格实验室管理(包括实验室建设、设备和人员条件、各种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以及实验室及其出证资格的认可等)的一整套规章制度。包括对实验设计、实施、审核、记录、报告、监督等各个环节和实验室的规范要求。随着农药残留分析良好实验室规范的实施,我国农药残留分析的质量和水平必将有显著提高。

⑥世界经济一体化和人们日益强烈的质量和健康意识,使人们对农药残留问题高度关注。农药残留已成为食品安全问题的重要构成部分。管理机构对农药残留的监测和管理正在形成更加完善的体系,农药残留分析和农药残留管理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作为农药残留监测和管理的依据,农产品和食品中农药残留最大限量标准的制定受到各国高度重视。目前,欧洲联盟制定了471种农药在351种农产品和食品中的145 000个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美国的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约为11 000个,日本有50 000多个。我国农业部和卫生部联合发布国家标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 2763-2012),从2013年3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涉及322种农药在10大类农产品和食品中的2 293个残留限量标准。这些限量标准还正在不断增加。

二、农药残留分析的任务

目前,我国农药残留分析和管理工作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药生产和使用国,也是最大的农产品消费国。从这个角度看,我国面临的对农产品和食品进行农药残留分析的任务是巨大的。我国农药残留分析和监督管理需要不断提高水平,需要向科学、严格、标准化的方向努力。无论从国际国内贸易还是从食品安全的角度考虑,都需要着力解决以下几个任务:①加快农药残留分析和管理的人才培养;②加强农药残留分析实验室的建设和残留分析新技术的研究;③合理利用现有资源,建立有关管理部门对食品中农药残留检测、监督的有效合理分工,实现管理部门和研究机构的高效合作的运行机制;

④建立全国可协调的农药残留溯源、预警和风险性评价体系,开展及时、有效的农药残留监测和监督,强化管理力度,以维护国家利益和保障人民的身体健康。

参考资料:农药残留分析


【关键词】农药残留,分析,国家标准物质网 

<< 上一篇:小编带您回顾analytica China 2018 精彩瞬间

>> 下一篇:食品中矿物质元素的测定之金属元素的测定(三)